登山

我的生活最可怕的力矩-Sasha DiGuilian

年轻的美国登山者Sasha DiGuilian (21岁)去年发布了去欧洲3个星期、与西班牙人Edu Marine在Tre Cime地区爬过了难度最高之一的长路线 - 意大利多洛米蒂贝的拉维斯塔(8C)。不仅如此、她还穿过难度为8a+的Cammillotto Pellissier。两种情况都是第一位女性登顶。在登Camillotto Pellissier的时候、Sasha有个不太好的经历,就是在过了困难但与相对较安全的长度后,却发现在比较容易地形上、已经没有任何铆钉或扒钉。这一对登山者完全没有备用设施,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、只好解开绳索并在没有保障的情况下完成路径爬行。
24. 3. 2014 评论: 0

在350米高度、垂直的墙壁没有任何保障的情况下攀登(Free Solo),不是我一贯的作风。自由攀登和Free Solo之间的区别是,在自由攀登时你有缆绳,因此万一你掉下去,也几乎不会有任何事情。但在Free Solo时掉下去,完全可以肯定的是你将性命难保。

爬上贝拉维斯塔路径、休息了几天后,我们开始着手进一步完成Bigwall项目。这一次,我们想先尝试自由攀登佩利西埃通往大西玛的路径。攀登的难度为:7B+ - 7C - +8 - 8 - 7 - 8A+ - +6C - 6B - 6A - ....等。在这之前没有一个女人做到,所以我期待自己将成为第一位登顶的女性。

我们成功的爬过每一段,而且完全没有掉落或在绳上休息。就这样我们爬上了所有最困难的地段,只剩下轻松的几步我们就登顶了。

一旦你到Cimi Grande的上部,唯一下去的路是通过顶部。到了那里、然后在从另一侧向下。我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四肢尽可能的固定度上,对每块石头都认真仔细的摸清,再扶手过去。这一切都在我力所能控之外,但就算这样、我从不让自己萌生会掉下去的画面。我不能允许这样的事发生!彷徨的感觉一直跟着我,直到我真正抓到一处结实的石头。但这时却感觉到一阵颠簸,石破了!石头先是砸到我的膝盖,在空中嗖的一声掉到了山脚下。这时我的右手迅速抓住另一处,感觉到心脏都要跳出来了!当时的想法就是转移到右侧,牙齿和指甲死死握住岩石。那一刻的感觉就像是永恒,时间完全静止了!
不管如何这时一次惊人的经历,我迫不及待等候我们下一次冒险!

By Sasha DiGiulian

Blog: sasha-digiulian.com

24. 3. 2014 评论: 0

文章评论

没有帖子

增添评论

form:maximalni_pocet_znaku_key 字样 0
HTML is Prohibited

spam_control_hp_text_key

添加并完成 (24.5 + 0.2) *

* 标有星号,粗体字是必填资料。

向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