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山

The Skyrunner 天际奔跑者 Christian Stangl攀登七大洲前三高峰

看过这样一个笑话,有记者问联想电脑 CEO 杨元庆:“联想成为PC 最大厂商有什么意义?”杨元庆反问:“世界最高峰是哪个?”记者回答:“珠穆朗玛峰。”“第二高峰呢?”“K2乔戈里。”“第三高呢?”“干城章嘉。”杨元庆很生气,“以后不许找地理好的记者。”
28. 4. 2014 评论: 0

这是个虚构的故事,编纂这样的笑话是因为14 座 8000 米级别的山峰都有着
不低的知名度和社会关注度。但如果不是因为8000 米山峰,笑话中联想CEO
所想表达的意思就是很好的比喻—只有第一才会受到关注。
虽然对登山界而言,还有许多比海拔更为重要的因素,至少对于两座差得不算
太多的山峰。但是海拔第一高和第二高的山峰在公众心目中的印象是截然不同
的。七大洲最高峰,即常说的七峰,作为7+2(七大洲最高峰外加南北极点)
探险计划的组成部分,成为众多业余爱好者追求的目标,其中不乏财力雄厚的
社会名流,这七座山峰也因此为人熟知。而第二高的山峰呢?除了K2,很少有
人会去真正关注。你可能知道厄尔布鲁士和阿空加瓜是欧洲和南美洲最高峰。
那第二高峰呢?极少人可以不借助查询资料直接回答这个问题。非洲和大洋洲
的第三高峰呢?这个问题的答案甚至连地理学家都无法回答,因为这个问题的
答案需要由登山者们用他们的脚去揭开。
奥地利登山家Christian Stangl用了七年的时间,攀登了30 座山峰,确认了l用了七年的时间,攀登了30 座山峰,确认了
七大洲山峰海拔高度的前三甲。

 

:你什么时候发现自己

 


速登的天赋的?

Stangl:这是在90年代初期,那
时候我们在南美洲的安第斯山攀
登了一些6000米高度的山峰。我
就一直问自己,为什么我们要假
设这么多中间营地。因此必须背
负很多的物资,比如帐篷、睡袋、
炉具、食物等等,这让我觉得很
沉,也很没意义。我于是决定尝
试不设立中间营地直接冲顶的方
式。1995年的时候,我用这种方
式在秘鲁攀登了海拔6768米的
Huascaran峰。从那之后就一直
在尝试这种极简的攀登方式,越
来越轻量化,越来越追求快速。
当然了,之所以能这么做也是因
为我自己的身体在高海拔依旧可
以保持良好的状态。2005年,因
斯布鲁克大学的实验室对我进行
了检测,发现在缺氧环境下使用
测力计的结果是,我比其他人承
受更少的体力损失,这大概是天
赋吧。
:七大洲前三高的21
座山峰中,你认为最难的是哪几
座?
Stangl:最难的我想应该是K2。
从2008年开始,我用了整整五个
夏季去攀登这座山峰,直到2012
年才成功登顶。其次无氧攀登干
城章嘉和Mt.Logan也很难,再下
面就是欧洲第三高峰Shkhara。
:七峰、第二高峰、第
三高峰,三个系列对你来说哪个
最难?
Stangl:我可以很肯定地说,七大
洲最高峰是最简单的。这七座山
峰我都是一次搞定,而第二高峰
和第三高峰则不是这样,很多山
峰我都是通过多次尝试才登顶成
功。你也必须是个出色的、具备独
立攀登能力的登山者,因为这些
第二高峰和第三高峰都没有预先
准备好的路线或者路绳,有些甚
专访Christian Stangl
至没有什么资料可以参考。
:我们知道,很多第二
高峰比第一高峰更难,哪个洲的
差距最大?
Stangl:我想应该是K2和珠峰
的差别最大,K2比珠峰难太多
了。另外,在非洲,你必须具备
出色的攀岩技能才有可能攀登
Bastian,而乞力马扎罗峰可以走
上去或者跑上去。非洲的第三高
峰Mawenzi也必须依靠攀岩技
能,而且岩石特别破碎和危险。
:哪座山给你的印象最
深刻?
Stangl:当然是K2了,2012年7
月31日,在过去连续四年的不成
功尝试后,终于站到了K2顶峰,
这种感觉无法忘却。不过当时在
山顶无暇顾及真正的喜悦,还有
很长的下撤的路,真的很紧张。
另外必须得说,在南极顶峰上所
看到的是最漂亮的。视野极度广
阔,一切都是雪白的,你能看到
的只有冰雪

:你从哪里得到攀登第
二高峰和第三高峰的灵感?
Stangl:开始我的计划只是速登
七大洲最高峰,以最快的速度攀
登和下撤,而且在珠峰上不使用
氧气,2007年,我成了第一个完
成七峰,其中无氧珠峰的奥地利
人。之后在寻找新的计划的时候,
便想到了第二高峰,因为那时候
还没人完成,而且比七峰更难。
:你是如何寻找第二高
峰和第三高峰的资料的?寻找这
些山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?
Stangl:第二高峰我是通过查
询一些书和互联网上的信息寻
找的,但是搜寻到了各种不同的
结果。光是大洋洲第二高峰我就
看到了四种不同版本。怎么会这
样?所以我决定把所有可能的山
峰都爬一遍,并且亲自测量。于
是我纠正了一些这方面的错误,
所以我在伦敦获得了吉尼斯世界
纪录大全为我颁发的证书,第一
个完成七大洲第二高峰,以及第
一个完成七大洲第三高峰的人。
其中最大的困难就是检索和确
认这些山峰,为此我翻遍了各种
书籍,更找遍了互联网,查遍了各
种地图,向www.8000ers.com的
Eberhard Jurgalski咨询,向www.
peakbagger.com的Greg Slayden
咨询,向格拉茨大学咨询,总之寻
找一切可以找到的资料。
:哪几座山峰你是用
“公平方式”完成的?
Stangl:如果说“公平方式”就
是完全依靠自身力量,没有高山
协作和背夫,没有氧气瓶。那么
这21座山峰我全部是通过公平
方式完成的。在珠峰、K2和干城
章嘉,我都没有使用氧气瓶,也
没有高山协作和背夫。其中干城
章嘉我以“从海到山”的方式完
成,就是说,依靠自行车和徒步,
不借助任何机械力量,完成了从
0米的孟加拉湾到干城章嘉顶峰
的8586米全部海拔上升。这是非
常美妙和有意思的经历。此外,
Shkhara我是从奥地利的家门口
出发,自行车骑行了超过3000公
里,然后完成攀登,接着再骑行
了3000公里回家。

28. 4. 2014 评论: 0

文章评论

没有帖子

增添评论

form:maximalni_pocet_znaku_key 字样 0
HTML is Prohibited

spam_control_hp_text_key

添加并完成 (42.9 + 22.8) *

* 标有星号,粗体字是必填资料。

向上